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双杰】Love never ends.

*突如其来的梗

*王杰希x张新杰

*西幻设定

*原创宗教,非指三次元任何宗教。


王杰希风尘仆仆的赶到神殿的时候,阳光已经染红了西边的几片云。神殿高耸的尖顶刺穿了已经开始渐渐变深的天空,神殿依旧只开了一个小小的偏门。远道而来朝圣的信徒们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正是晚祷正要开始的时间,王杰希拖着带着北方风沙气味的外袍从偏门走进明亮安静的神殿,顺着偏路一路没什么停顿上了几级石阶走到东耳室,那是张新杰经常工作的地方。

神殿坐北朝南,东耳室是上有厚厚的一层彩窗玻璃,从早晨起来就闪着些晶莹的光,彩窗上面是神诞和罪赎的故事。彼时王杰希刚刚被老驱魔师纳入圣魔道团麾下收做关门弟子,张新杰也还是跟在主教身后拖着白色素净长袍的唱诗班少年。王杰希第一次参观教堂的时候张新杰曾经仰着头一一指着给他讲过,冗长的人名和没什么意思的故事用不太起伏的语气读出来,让注意力不自觉的就跑到那扑闪着的眼睛和顺着窗口撒进来的阳光上,时间就那么过了大半个下午。王杰希不是不知道,张新杰当时是对这个注意力不太集中的参观者有些不满。


彩窗底下有一排大书柜,上面放着张新杰宝贝的很的各版圣经和注解。旁边还有一张黑胡桃木的长桌,桌腿和四个角上都雕着些王杰希看不懂的繁复纹饰。


王杰希进门的时候,穿着白袍的牧师正端端正正的坐在胡桃木桌子后面铺着软垫的椅子上,手中握着一支深绿色的羽毛笔。王杰希见到过张新杰抄录的字体,繁复的花体字在这个人的笔下整齐的排列在纸面上,一行一行仿佛是丈量好了一般整齐。


正在专心抄录圣经的牧师没有看到他。将抄完最后一行的厚书合上,看了一眼桌上的钟便往后面去了。





————


晚祷按时开始,唱诗班的少年们拖着长长的白袍吟唱着悠长又清亮的调子。中庭里的木头板凳上坐满了前来祷告的信徒。张新杰当晚第一次看到王杰希,正是他穿着繁复的牧师袍站在圣坛上读完一小段圣经透过镜片眼神扫向台下。彼时王杰希已经脱掉了沾着风沙气的外衣,帽子放在旁边的木凳的软垫上,露出里面修身笔挺的暗纹马甲,衬衣袖口的扣子解开挽起到手腕以上,骨节分明的手上托了一本从教堂后面书架上借来的红色烫金硬皮的圣经。阳光堪堪顺着彩色玻璃窗撒进来,王杰希低垂着眼睛,睫毛在眼下垂出一片柔和的阴影。早年王杰希习惯用食指撵着翻页,后来被张新杰教导说容易伤书折角,一来二去养成了用食指和拇指夹着翻页的习惯。熟练的翻页,低垂到最后一行的眼神倏地抬起来,顺着第一行又读了起来。王杰希唇很薄,随着缓慢吟诵的词句张张合合。


“愿人都以您的名为圣,

愿您的国降临,

愿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两个人算起来已经快有两个月没有见面——确切的说,是五十三天。张新杰低眼看着圣经,却好像能从汇聚起来声音中仔细的挑挑拣拣辨认出那个沉稳的,低沉的,尾音中带着点几不可辨的上扬的东方口音似的。





———


王杰希读完一章抬头,神坛上的牧师正将圣经从装饰着圣鹭的镂空雕花的白色大理石诵经台上双手捧起。繁复的牧师袍随着动作垂下几缕金色的流苏,在地上拖出长长的影子。王杰希坐的太靠后,看不太清台上恋人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下巴轻轻扬着,只眼神微微低着看着手中的圣经。

张新杰的嗓音被魔法放大了十数倍,在教堂里荡起来层层叠叠的回音。声音中带着些这个人素日里清晰的咬字,但和王杰希平常所熟悉的又不完全一样,音色被刻意的放沉放慢,由舌尖压下又缓缓吐出。调子平稳,节奏缓慢而坚定,语音也没什么起伏,无端带着点令人安定的意味。


“……

求您成就的完全,

求您你垂听,

悦纳和成全。”




———


王杰希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还是在两个人都是少年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各自领域闪着天赋的少年,加之彼时神殿主教和魔道骑士团走的近,王杰希不信教,但却经常跟着队里的前辈来跟着做祷告。王杰希比张新杰大上一岁多,然而秉承着少年老成的心性,两个人和同龄人都有些格格不入,一来二去就常常厮混在一起。


“这是主教叫我给你带回骑士团去的——你没有赶得及今天的晚祷。”少年张新杰抱着一本半身高的厚书推推眼镜从台阶上走下来。


“晚上有点儿事儿。”王杰希把扫把放在凳子上——这把扫把刚刚跟着他跋涉荣耀大陆去执行他作为骑士团成员的第一个任务——往前快走了两步接住快比人还重的书。


“我帮你。”眼镜少年不由分说的把手搭在那本镶着魔道骑士团纹饰的书本上。低垂着眼轻轻地吟唱起来,少年的吐字很清晰,语调听不出什么感情,只充盈着平静和虔诚,音色清澈中带着点变声期的沙哑。彼时用于祷告的白烛都已经熄灭,神殿里只燃着些用于祈愿和照明的烛火。然而随着少年的声音,神殿中用于祷告的烛火一盏盏燃烧起来,跟随着吟唱的节奏,白色的烛光闪烁在青色的大理石地板,室内的光线从昏黄开始明亮,两个人被烛光拖出来的长长影子逐渐消逝在光明中。顺着两人所在的偏殿一直亮到神坛那边去。吟唱的少年仍然低垂着眼,烛火在眼镜上虔诚的跳动,刘海里若隐若现的印记闪着些白色的光。


“求您成就的完全,

求您你垂听,

悦纳和成全。”


祷告完毕的小牧师抬眼看着绿袍少年。语气无比虔诚。


“神祝愿你。”


教堂中闪烁的烛光却并没有迅速散去,倒映在小牧师黑色的瞳仁里一闪一闪的,小牧师眨眨眼,看着少年的目光逐渐转为疑惑。“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没,下次也带你看星星。”





———



王杰希是等到教徒都走光了从座位上站起身的。抬头便看到主教从偏门绕回来,坠着宝石和流苏的繁复的礼袍已经被脱下,换上的是一件素净的黑色常袍和笔挺的白色外袍。


王杰希的座位很靠后,于是张新杰几乎就这样盯着他手里拿着一本圣经,皮靴踩出清脆的声音,穿过大半个教堂将圣经单手捧给他。


两人都不是善于将思念和情感诉诸于口的人,在王杰希离开的五十三天里,这样的祷告被重复了五十三次。北方的风沙天气和行军生活也给了王杰希一些可辩的痕迹。


“神祝福你。”张新杰并没有接过那本书,而是将手微微搭在书脊上。


王杰希起初没说话,只是微微偏头用那双很有特点的眼睛看着他。一直看到张新杰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偏开。“我不信神——


——但我信你。”


“那,我祝福你。”




书脊上的手被拿下来,换之的是温热的交握,和双唇相触时温暖和冰凉的触感。


“我刚刚就很想这么做了。”


“我也是。”



————






“我今天没有赶上晚祷的唱诗班。”


“你不是不信神?”


“所以想听你唱。”


“好。”



“Love is patient; love is kind; 


It bears all things, believes all things, hopes all things, endures all things.


Love never ends.”









Fin.











评论 ( 2 )
热度 ( 42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