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王喻R】黏腻(上)

*

  王杰希和喻文州之间甚少有这样厮磨的性爱。


  业已入秋,午后闷热过后,下了些小雨,又带了些潮潮凉凉的风。


  黑色的雨伞撑开了放在阳台上上滴滴答答的往下滴水,塑料袋上无可避免的沾了些雨水。袋子里哗啦啦的倒出些速食的袋子来,夏休马上就要结束,作为队长更是要提前归队以便带队修整状态。


  王杰希从外面回来,带来了一身的潮气。


  喻文州正躺在沙发上,身上不太严实的搭着一个墨绿色的毯子,一个白白的脚踝蹬出来裸在柔软的毯子外面。


  喻文州是南方人,自幼养成了午睡的习惯,外面刚好天黑,已过午后,喻文州仍蒙着被子睡的昏昏沉沉的。


  ——直到王杰希带着点初秋的冰凉水汽隔着被子抱住了他。


  一个吻开始的比窗外的雨还要黏黏腻腻,喻文州睡的迷迷糊糊,意识被唇间温热的触感缓缓拉起升高,极近的呼吸打在脸上。


  …?


  张嘴想问些什么,却被一个灵活温热的舌顺着微微张开的唇缝撬开溜入,轻车熟路的探进口腔里勾勾探探。身体比意识更先通过呼吸和味道辨认出身上的人,身体绕过大脑的判断下意识的做出顺从的反应。


  王杰希一直睁着眼,看着眼前蹙紧的眉头渐渐散开,簇成一种微挑的弧度,呼吸声从急促渐渐转化成低沉的喘息。


  喻文州的眼睛生的很好看,一双弯弯的笑眼,睫毛很长,呼吸下一抖一抖的睁开。意识似乎还没有在眼神中凝住,带着点湿漉漉的迷茫。


  杰希?


  喻文州还没有完全醒透,声音里带着些软软糯糯的南方口音。


  王杰希这个名字在粤语里读的好听,王字半含在嘴里,杰字微微张口,尾音却被截下替上一个更加绵长的希字来。王杰希第一次听到是在蓝雨和微草聚会的餐桌上,彼时还是纯洁的队长友谊,喻文州平常白话讲起来便抑扬顿挫,读王杰希名字的时候字音咬的很慢,中间调子微微上扬,又带着渐渐低下去轻叹一般的尾音,混着着眼睛里流转不尽的笑意。


  ——回应喻文州的是另一个带着些侵略性的吻。


  王杰希保持着坐在床边俯身的姿势,脖子松松垮垮的上勾着喻文州的两只胳膊。喻文州体寒,修剪干净的指甲露不出来,指尖带着层日常训练出的薄薄硬硬的茧子,凉凉痒痒的蹭的王杰希后颈上发毛。很快,这种理不清的毛毛躁躁又顺着脊柱燃便了全身。


  天地良心。王杰希是来叫喻文州吃冰西瓜的。王杰希小时候是住大院儿里的,跟着学了些奇奇怪怪的习惯。西瓜是早晨从早市买来的,泡在冰水里了大半天,泡的透透的,吃着凉爽又不冰牙。


  西瓜甘甜容易上火。所以可能并不太适合现在这种燎原的状况。


  抽空儿看了一眼窗外。外面的天色发暗,这昏昏沉沉要黑不黑的,但是又没暗到傍晚这种程度。王杰希生活里总有点小怪癖,比如说这个人难以启齿的不太习惯白天做爱。他们做爱的时候都开着床头灯,偶尔也开着房顶上的吸顶灯。王杰希倒是很喜欢看喻文州做爱时候的表情,却独独排斥日光,窗户照进来的尤甚,平白脑海里就得响起来“光天百日 却行苟且之事…”的咿咿呀呀的话本子。当时夏休期刚见面的时候忍不住,就把门关好,遮光窗帘一拉,过得昏天黑地不知昼夜。


 夏休期过得浑浑噩噩的快。两个人腻在一起吹着空调,窝在沙发里打打荣耀,用石头剪刀布决定谁去扔外卖的盒子。趁着天黑下楼遛弯最后兜兜转转打个车给这个城市额外贡献一些拥堵,像是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情侣,顺着人流灯光的方向,去簋街点一瓶两升的可乐剥上两大不锈钢盆的小龙虾。


  喻文州返程的机票也是早就订好了的,堪堪赶队伍在集合的前两天。队长在全队集合前都有些不得不做的整理工作,另外和王杰希待久了,喻文州也学了一些改不掉的小洁癖,两个多月没有住人的宿舍里也有的是边边角角需要清扫和整理。


  订机票的时候正是耳鬓厮磨、蜜里调油的夏休中旬。起初不觉得,后来离别的感觉就跟天儿似的闷闷沉沉好几天才找到出路能掉下几滴雨点子来。吃饭、睡觉、做爱又总是能仔细咂么出些阴阴翳翳又不至于爆发的情绪。


  【车】←没错我又卡肉了

---

说在后面:

虽然没人理是第一生产力没错,

但是我还是很想找人讨论一下王喻啊王喻啊王喻啊 啊 啊。


评论 ( 14 )
热度 ( 111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