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喻黄】感君意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起名废,随便扯的名字。


Cpt1 懒起

-------------------------------

念,念是一世的缘。

------------------------------- 

 

黄少天很满意现在的室友。

自从和前男友分手后,黄少天挺豪迈的拍了几个月的房租在桌上,连之前付的押金都没拿,就圆润的滚出了之前租的宽敞屋子。结果就是,捏着兜里的生活费,他发现自己必须找个人合租了。

事实上,以黄少天的性格和生活习惯与人合租挺不容易的,跟许多游荡在社会上的闲散准大学毕业生一样,黄少天坚持着作为一名程序设计专业的准程序猿“昼不醒,夜不寐”的良好作息,往往床头的电子钟从AM咔哒跳到PM,等太阳从正头顶慢慢挪到斜上方四十五度角的时候,伴随着两点半准时开始的下午新闻,和叮的一声响从土司机里蹦出的两篇切片,黄少天美好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蹬着一双软糯糯的棉拖,从洗手台上随手拿上沾着蒸气还亮灿灿的几个戒指,黄少天使劲甩了甩头发上还没干的水,叼着抹了果酱的面包片按开电脑。

电脑是租房里配的台式机,挺老的机型,但是这是人手一个笔记本的年代,何况两个租房者谁都不是学设计的,开不了那么多的专业软件,总之也能凑合着用。

黄少天每天霸着这个台式用也就图看电视节目的时候一个屏大。

 

电脑桌面空荡荡的。黄少天很满意的扯扯嘴角。

黄少天在这间房子里住了有大半个月,室友比他晚搬过来一个星期,然而最近十天以来尽管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的居住,黄少天却没有发现自己的生活和独居比有什么不同。说道底是两人生活习惯太不同:一个早出晚归,一个晚出早归。一个勤勤恳恳一个懒懒散散,两人好像也是乐得保持这种状况似的,两个不同波段的生活微妙的错开了一个距离。

就像这个电脑里,另外一个人自觉地没有动标着“黄少天”的D盘里的东西。然而黄少天敏锐的发现E盘里的东西变多了不少还改成了标着“YWZ”的名字——名字都不好好打绝对是个闷骚,不过话说他是干什么的来着?他好像第一次见面来说来着,W大的研究生研究什么……啧,忘了。

黄少天也没好奇一晚上那人是怎么把100G的E盘分区占了一半,点开自己的D盘随手上了QQ。

 

“呵,就一晚上打个游戏哪儿那么能聊。狗男男们。”看着QQ上刷的一个个99+的群提示。随口抱怨着点了“忽略所有消息”,跳起来摘了耳机,狠狠的拧着音量的按键——滴滴滴的消息提示音大的惊人,搅的人太阳穴突突突的疼。

卧槽,原来跟我同居的闷骚是个聋子吗?

 

---------------------------------------

 

手机震动。

“嘿,黄少,约吗?/色” 微信消息提示,于锋。

“约屁。”黄少天划开手机没好气的回。

“得嘞,今天晚上SM会所就等你了啊。/呲牙/呲牙”

“呸。”

 

黄少天关上微信,不能不说心里还是暖的。

于锋是他发小,小时候一起去烧人家报箱儿、揪前排女生小辫儿的交情。顾忌着他刚刚和阿勋分手——读作分手写做被甩了这件事,几天一直小心翼翼的探着人的口风和心情,黄少天心情不好想吃什么,小开子一个“喳”就屁颠屁颠跑了半个城去买了送到房间门口——什么是真爱,这TM就是真爱啊,再这么搞下去你们俩在一起吧——上次阿开带着给黄少天带的热腾腾小笼包和亮晶晶的肠粉气喘吁吁口干舌燥的路过,被SM当时值班的调酒妹阿娟这么说来着。

 

不过也就说说,于锋是个直男,直的不能在直的那种直男。阿开打小性格就挺温顺,是在女孩儿圈里挺受欢迎的那种暖男,何况声音身材那都是要了命的性感。交过的女友可以从SM会所天台上的秋千排到大门口——顺说,SM会所是G市最大的Gay吧,不过老板叶修有本事,这种小众的酒吧还能挺高档的对外开成会所,还一共开了六层。

 

众所周知于锋是个直男,就像众所周知黄少天弯的一样众所周知。

没错,黄少天是个Gay,大概是基因里面决定的,这辈子从来都没对任何一个女人感兴趣的那种Gay。当然据说黄少天也谈过不少恋爱,再锻炼也只能算的上是匀称的体型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1号,所有信誓旦旦企图压他的人最终都无功而返——当然如果你不算上那个被返攻的前男友——好的好的,我们现在不提他。

 

——不过话说回来失恋被好闺蜜安慰,这种事儿他妈的一个老爷们还是攻,说起来确实是矫情。

 

——当然,没关系,黄少天,你马上就不是攻了。——不,这是后话。

 

                                                     TBC

 

 

❤其实是室友让我写的别的CP的改文。(不其实是喻黄改辣个CP)

评论
热度 ( 16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