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江周】情书

旧文搬运

给就是我家小江的生贺文来着。

傻·白·甜

----------------------------------------------------

明天是江波涛的生日。周一。

轮回俱乐部整整一周的忙碌才刚刚开始。

 

江波涛终于发现周泽楷的训练有点心不在焉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

 

紧凑的季后赛让战队人人忙的脚不沾地,越接近赛季末,压在选手们身上的压力就越成倍增长。

好在轮回特色花样百出还在逐渐加量的训练内容已经经常常折磨的人挠墙,每天完成训练哀嚎一片纷纷表示要回老家结婚生子,然而打开门闪身进屋往床上一躺蹬掉鞋直接神游进入梦乡,也就自然没有什么焦躁的时间。就算是江波涛,每天训练加上每周两三次的战队会议,时不时的还找经理面谈,半个多月下来,眼下也是淡淡乌青一片。

 

“小周?”

旁边的人只是用好看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键盘上的按键,若有所思似的楞楞的垂着眼睛。

“小周?”

江波涛托腮看着,淡红色的夕阳缓缓泻在地上,给人镶了一层金色的边,头顶上翘起来的散乱的发丝在光线下微微发红,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甚美。

再反应过来,美人儿已经侧过身来微微偏头看着他。

“……?”

“噗,看你想的专心,想什么呢,小周下午训练做完了吗,去吃饭……”

“不用。”

“……诶?”

“我回去。”

“是累了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你去吃饭。”

“诶……小周?”

江姓翻译机终于挠了挠头表示完全没听懂队长的话。

但是本着江姓家规唯一一条,队长说的就是对的,队长说的就要去执行。江波涛乖乖的目送周泽楷离开了训练室——打算等人走远了跟过去看看。

 

明天是生日,说不期待是骗人的。毕竟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然而江波涛也清楚的知道,以现在轮回的训练量,别说庆祝,就是两个人单独匆匆吃一顿非食堂提供的哪怕快餐都是奢侈的。季后赛临近,战术讨论几乎是两个人说话时间最长——好吧是江波涛对周泽楷说话时间最长的时候,两个人每一分钟都很不得掰成两瓣用,现在的时间不但是自己的,更是轮回的。

 

事与愿违,刚刚整整领子打算看看恋人闹什么猫腻的江波涛就被恰好经过训练室的技术人员抓着了苦力。

“江副队?我正找你呢,前两天你说的新的训练规划……”

于是,被拉进办公室的小江是怎样看着繁杂的图表,被技术人员评测出来的战队成员新的训练数据折磨的酱酱酿酿便不提。

 

总之,江副队摸黑到了寝室已然万家灯火。楼道里黑漆漆的从高层的窗户上看下去,整个S市像撒了金粉一样炫目。

肩膀有点累,江波涛把自己的手放在肩膀上使劲捏了捏。

 

推门看到漆黑的屋子的时候,江波涛还顿了顿,生怕什么蛋糕啊水盆啊在开门的一刹那糊脸上。

寿星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江波涛暗暗给机智的自己点了赞。

然而 什么都没有发生。

 

点了黄色灯光的房间和刚进屋子的时候一样安静。冷气开的很足,激的人刚进屋就打了一个寒颤。

“小周?”

 

趴在书桌上的周泽楷的眼皮微微动了动,恍恍惚间听到有人叫他,又听不真切。上下眼皮沉沉的睁不开,自己刚刚在干嘛来着?训练?哦对,好像在训练呢,那是谁,小江?小江叫我来着?等等,东西得藏好不能让人发现,藏在哪里好呢……于是疲劳至极的枪王大大不禁嘴角上翘,在自己的梦里神游了整个轮回带着点得意在副队眼皮底下藏起他的小秘密。

 

于是蹬着拖鞋走慌忙走进屋子的江波涛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景象。

他的队长,挺没睡相的整个人趴在桌子上,长长睫毛一闪一闪的,脸上有点没血色的白,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翘着嘴角不知是在高兴什么。

——果然,还挺好看。

 

副队你这么花痴你家枪王大大知道吗。

 

趿拉着鞋子打算去唤醒人。

“小周,到床上睡……”

今天无数次被打断的江波涛表示有点累不爱。

——然而这次打断他的不是周泽楷,而是桌子上平摊着的一张纸。

 

说到底也是青年辍学,周泽楷的字算不上规范方正。然而字如其人,但是说到底也有一种认认真真的腼腆娟秀在里面。

【江:】

给我的?纸被压在人胳膊底下抽不出来,江波涛就只能顺着伏在人身上的姿势歪着头看。

 

【想了很久。不太会。】

想了很久写什么,但是终于还是不太会写这种东西。

江波涛抬手替人整了整后面有点凌乱的发丝,看到旁边撕剩半本的信纸暗暗笑了笑。周泽楷本来就不擅长表达,上学的时候语文好不到哪儿去,加上半路出家来打游戏。稍微闭上眼想想,江波涛都能看到人咬着笔头憋红了脸的样子。

 

【很多想说。】

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周,泽,楷,有很多话想说?队长这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唔……好吧队长,我也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江波涛低头眯眼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人,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说,我慢慢的听你说。

 

【第一次,很害羞。】

第……第一次?!

队长你这这是想到哪儿去了,等等这跳跃也有点太大……?!江波涛表示好不容易堆起来的温馨被一招破功。烟消云散,香消玉殒x

……好吧虽然说第一次是有点害羞,可是谁不害羞呢,这种事儿和摸摸抱抱什么的果然还是不太一样吧。江波涛想了想他们的第一次,两个不经人事的宅男,在床上煽风点火凭着说不上哪儿来的勇气和本能也摸摸索索的交合深入,凭着一股子年轻的爱和冲劲就像一枪穿云和无浪……

 

【适应轮回,工作,辛苦。】

咳咳……哦是,第一次来轮回是挺……害羞的。

江波涛不太适应的挠了挠脸。

 

【心疼,谢谢。】

我很心疼,还想跟你说谢谢。

盯着纸上的字,江波涛突然感觉一阵心酸。从来到轮回的腼腆到适应轮回的艰辛。人脉,信任,眼光甚至能力,一步一步的建立和成长都看在人眼里。从当初止步季后赛第一轮的一人战队,到现在。

【努力,一起。】

我们还要努力,一起努力。不但要一起努力,更要努力的在一起。

 

 

【很想你。】

虽然现在每天见面,可是我还是很想你。

江波涛低头就着姿势亲了亲人的睡颜,梦里的周泽楷眼皮动了动,眼下睫毛的阴影跳着变长又变短。

 

【想说     】

信纸在周泽楷胳膊底下斜斜的压着,剩下的字压得看不见了。

江波涛微微偏头看着周泽楷睡得正深,或许是太过疲惫,轻轻皱着眉,呼吸慢慢沉沉的。江波涛轻轻的揉了揉人的眉间,抬手去抽桌上的纸。

 

想说……

想说?

江波涛看着后面秒睡似的一道滑下来,觉得简直生无可恋。

“想说什么啊明明这才是最重要的嘛。”抖了抖纸,江波涛的语气里带这点抱怨还有三分傲娇。

 

“生日快乐。”

“诶?!队长你醒啦?”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被抓包的感觉啊.......

“恩……生日快乐。”刚刚睡醒的枪王嗓子还有点沙哑,但是看向江波涛的眼睛亮晶晶的。

“啊……小周是想说生日快乐吗?哎,谢谢队长。”江波涛笑了笑,给了恋人一个安抚性的吻——果然叫小周说那三个字有点为难人是吗。江波涛只能苦笑。

“恩……杜明说,情书。”杜明说生日可以送情书。

“主意不错。”这小子给唐柔送了多少?

“还有……”

“恩?”

“没写完”

“诶?”

“还有,我爱你。”江波涛获得周泽楷香吻x1  血槽清零。 K.O

 

 



后记:

江波涛把周泽楷扑倒在床上。

然后……

没了。

看什么呢,明天还训练呢知道吗。


--------------------------------------

流水账【。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