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索石] 失乐园 1

      壹 黄昏与海


  夕阳在沙滩上拖出长长的影子,索克萨尔及地的黑袍慢慢的被潮湿的沙子洇出深深浅浅的水痕。海水缓缓的拍打金色的沙滩,滚着泡沫发出节奏重复的音节,像一首冗长单调的序曲。

  

  “你赢了。”

  术士声音轻松地像是在聊昨日的天气,手指搭在手撩起来的袖口上,露出的小臂清晰可见一道正慢慢渗出血液的紫色伤痕。他没有回头,也不必回头,鞋底与潮湿的沙子摩擦的声音早已出卖了身后同样拖着长袍的牧师。


  “承让。”牧师的语气淡淡的,透着点几不可闻的无奈。


  一场战争刚刚席卷身后的土地,回头望可能还可以隐约可见城墙外深色的硝烟。是日,这个荣耀新历四年新晋的贵族,诡谲难缠的术士统领暗夜系的骑士们从大陆的黑暗之处涌上圣山,趁着黑夜如涨潮的黑色海水一般蔓延吞没了这个国度三分之一的土地,却终于在临近黎明时行进到圣山脚下,被同样精于谋略却滴水不漏的牧师趁着天边射来的第一缕阳光阻挠了破竹的攻势,甚至截断了因为主将和指挥的冒险分布而拖得过长的战线。而仅仅瞬息之后的黄昏之时,战争已然结束,节节败退的侵略者退出守卫者的土地,留下成片的残骸和战死的勇士。还有来不及离开的,孤身一人的索克萨尔。


  战争是王者的游戏,将领的荣耀,却是无辜者的噩梦。


  


  “是来追杀我的么?”面对大海的术士缓缓转过身来,语气平淡,面前的牧师却因为依旧刺眼的夕阳光线和黑色兜帽下的阴影而看不清人的容貌脸色,更看不见转瞬而逝的有些狡黠的笑容。


  “我是牧师。”


     ……


  “可惜,差一点就成功了。”术士轻轻摇头,好像真的很遗憾这次的失败似的。


  “守不住的,蓝雨并没有那么大的势力。”


  “可是上面并不这么认为。”


  “他们的判断是错误的。”


  “那也没有办法。”


  “是的。”


  “主坛上那老头儿的衣服更繁复了,头发也白了。”索克萨尔的目光向远处望去,白色的教堂塔尖上十字架的顶端在日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


  “那是主教。”


  “就是那个徽章太丑了。”


  “那是战功奖章。”


  “那个神兽,谁知道是什么?真的不好看。”


  “是夜潃。我同意。”


  “说实话他有没有考虑过换一个发型?”


  索克萨尔的性格里总是有不同于术士跳脱的一面,比如现在说着奇怪的事情的时候手指在手杖上轻轻敲打的小动作。石不转注意到了那个握着手杖的手臂上那个仍然泛着暗红的伤痕,那并不是法术的伤痕,而是简单的剑气划伤,只需要一个顺发的小回复术就可以让这块皮肤恢复的完好如初。石不转手里的十字架动了动,却只成了一句打断式的提醒。


  “追兵要来了。”


  “少天就在对岸。”可是术士好像并不太在意似的。


  “保重”


     ……


  “但我不是。”石不转花了一些时间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回答自己刚刚那句“我是牧师”。然而转眼间黑袍的术士已经化作一片黑色的云整个拢住白衣牧师,木质的十字架抵在牧师下颌上微微挑起了他的脸。索克萨尔从宽大的袖子下伸出手来用尖利的指甲慢慢滑过牧师因为抬起头而从V字开口里微微漏出的颈子和喉结,有那么一瞬间,石不转以为这只手会扼住刺破他的喉咙,血液或许会喷溅出来撒到白色的牧师袍上。然而下一刻,他感觉到了唇上微凉的触感,那个苍白到没什么体温的术士正打算开始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五阶的死亡之门?”石不转微微蹙眉,迅速偏头避开。“…这里离神殿太近了。”


  “是么。”索克萨尔的手离开了石不转,黑色的烟雾在一瞬间散尽。


  “保重。”


  远处黑色的身影缓慢消失在海天的交接处,直到夕阳晃得石不转眼中有一个清晰的白点。


  石不转转身看到了远处而来的神殿骑士。


  “索克萨尔已经逃了。”


  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TBC



PS  必须要提的一点其实是.

石不转和索克萨尔的地位都不是可以左右战争的那种,大概都算是臣子?并不是他们发动的战争,两个人也完全不是把战争当儿戏打赌什么的OTZ希望我写清楚了这一点。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