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喻黄】我会一直在(上)

前面:

HE  第一次撸全职  第一次撸肉

CP:喻黄

本来就是想愉快的炖一锅肉~回(xiu)馈(chi)基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画风突然就变了走向变成退役梗

——H,不想看H的小伙伴可以只看前半部分

一想到要炖肉就好(ji)(dong) 

为什么要拿喻黄开刀!我也不知道!

私设有。

退役梗。


OK?

好。

------------------------------------------------------------------------

01

“啪”黄少天大爆手速退出荣耀,把“夜雨声烦”的账号卡往桌子上一摔,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训练室。

一言不发。

留下蓝雨一屋子的人,包括楞坐在电脑前面的喻文州。

屏幕上,索克萨尔孤零零的站在竞技场里,面目空洞。

 

不知不觉,荣耀的第十三赛季已经过半,刚下过雨的G市有着南方冬日特有的阴冷,天已经黑透了,没有风,每一丝的潮湿都像是要渗到骨髓里。

 

此时的黄少天正站在蓝雨大楼下,巨大的队徽被霓虹照到,闪着蓝色的光,蓝雨的队徽并没有什么太强的设计感,是云层上一个蓝色的术士的权杖挑起一顶闪着金光的王冠的式样。

这种带有强烈个人英雄主义的队徽是怎么一直传承了十三个年头的,没有人知道。

不过这种风格——骄傲中带着点无耻,想想都知道是谁设计的。

——之前一手拉扯起蓝雨的那个……魏老大。

 

魏老大——想起他,黄少天自顾自的嗤笑了一声。

终于是和老大走到同一条路上了吗——

就在刚才,那个叫1310的竞技场里,夜雨声烦连续三次倒在了索克萨尔的权杖之下。

 

已经是第九个年头了,黄少天掰着指头数着,长期的训练让黄少天的每个手指尖上都已经起了一层硬硬的茧。

黄少天一直不太喜欢这种东西,当年在训练营的时候,还小,再加上黄少天从小就多动,不停的抠当然就有把它抠掉的那一天。黄少天依稀记得自己咬着嘴唇把它们撕下来的时候,指尖裸着一层粉粉的肉,连着几天,都疼的小黄少天直咧嘴。那个时候的小喻文州座位在黄少天旁边,训练的时候经常斜着眼睛看,直到有一天休息的时候,他一把抓过小黄少天的手吹。从小喻文州嘴里吹出来的风凉凉的,小黄少天觉得手一下子就没有那么疼了,而且,黄少天惊奇的发现喻文州的睫毛好长,好密——好漂亮。后来……后来是怎么样,黄少天也不记得了。

——时间这种东西,往往叫人又爱又恨。总是冲蚀掉什么,又偏偏留下些什么。增加着些什么,却又削减着些什么。

时间对于喻文州来说是不断增长的经验和阅历,是索克萨尔在战场上越发所向披靡。

而时间对于黄少天来说则是不断下降的手速和反映力,是夜雨声烦一次次把握住机会冲出,却一次次操作跟不上判断而错失良机。

 

魏老大在第十赛季兴欣夺冠之后再次退役,一同退役的还有盘亘联盟十年的叶修,霸图的韩文清,张新杰。就连张佳乐也拿着他的第六个亚军退出了荣耀联盟。

——说起来,没人打得过时间,无论是怎样的传奇人物,最终都只剩下了传奇。

 

黄少天其实早就意识到这些了。

他甚至想过要不要就像魏老大学习,急流勇退,干脆就在某一天的训练之后买上一张去哪里的单程票,就此告别蓝雨了。

第六赛季和第十一赛季两届冠军,两届MVP——说起来也算是功成名就,没有什么遗憾可言了。

可黄少天也意识到——蓝雨于他,远不止荣耀那么简单。

 

02

真是冷啊。

看够了队徽,黄少天的手脚已经冻僵了,人冷的时候比较容易饿,旁边家乐福的灯光还开着,看起来暖暖的。

超市里各种暖手宝已经上架,来逛街的人也大多穿了厚厚的外套。

黄少天出来的时候走得匆忙,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衣,潮湿的空气一吹,滑腻腻的黏在身上。

身体不禁抖了抖,拿起两桶方便面和两包饼干放在购物车里,方便面的旁边就是啤酒,黄少天去拿啤酒的手顿了顿,然后向决定什么似的拿起来两听易拉罐胡乱的扔在车里。

——反正就一次——反正,最后一年了。

 

拎着塑料袋回蓝雨的时候,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黄少天远远的就看到一个身影站在蓝雨大楼的楼下,打着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彩虹伞。

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寒冷的天气早就让黄少天冷静下来了,当时摔荣耀卡只不过是一时气急,气自己,或者说害怕那些不能在一起的未来——不过现在,他已经把它们好好的收在了心里。

 

他扬着手臂朝着人影挥了挥。

“嘿,队长!诶你怎么就这么出来了也没套一件外套啊外边很冷的,我跟你说这种天气不好好保暖很容易得风湿啊我是G市人这个我最了解啊,当时我爷爷的邻居王大爷啊他年轻的时候……”荣耀第一话唠开启了话唠模式,巨大的文字泡飞到天上,眼看着就要比喻文州的伞盛开的还要绚丽。

——可是也开的那么苍白。

 

喻文州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只静静地看着黄少天。

 

“哎队长我没事啊,队长你看我就是出去买点零食啊,整天训练完了还拉着你PK什么的很耗费体力的,索克萨尔走位越来越飘忽了你简直超神了啊队长,不过别走到猥琐流啊虽然原来魏老大是这样的不过我觉得索克萨尔还是你手里看起来比较顺眼啊哈哈哈我没有别的意思啦,还有我给你讲啊我今天下午今天跟小卢PK的时候一个没留神险些着了他的道啊这孩子也越来越厉害了,对了那天他们说训练营刚招了一批新人我们改天去瞅瞅……”黄少天说着,不忘晃晃手里的购物袋,两听啤酒碰撞出闷闷的声音。他又赶紧把购物袋放了下去。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听不出什么端倪,这么多年,无论是在训练营,赛场上,场下,甚至床上。喻文州的声音都是一样的。温柔,甚至宠溺。

黄少天忽的噤声,就像被术士施了法术顿了足关了语音一样,呆呆的望着喻文州。

“我们回去。”喻文州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黄少天的瑟瑟发抖的肩膀上。

 

03

进门,上楼,打开两人宿舍的门,喻文州拉着黄少天的手都没有松开过。

黄少天的指尖一如当初那么冰凉,手指一如每天那么细细软软的。

“诶队长别拉我啊诶要摔啦——摔断胳膊摔断腿儿的怎么去比季后赛啊没有剑你的索克萨尔——”

不知道是因为进了房间还是因为说不下去了,黄少天又一次噤声。

不知怎的,他突然想起了蓝雨的队徽,上面是一只权杖撑起一顶王冠,没有剑。

——当然更重要的是,喻文州覆上了他冻的微微有些发紫的唇。

 

“砰”的一声,黄少天的背重重的砸在门板上,震得他生疼。疼的不由得微微裂开了嘴,喻文州便趁势撬开了他的牙齿侵入他的口腔。

黄少天一直以为喻文州的吻是温柔而彬彬有礼的。

而今天的喻文州仿佛一只红血了的Boss,开了狂暴状态的狂剑士。在他口腔里横冲直撞,蛮横的把每一寸空间都填满他的味道。粗糙的舌苔仔细的舔舐着他的每一寸口腔。

“队……唔……”黄少天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惊的有点不知所措。等回过神来,嘴唇已经有肿涨的发痛。他有些负气的主动迎上喻文州的舌,一边配合着喻文州的动作,一边耐心的等待着时机,反攻回去。然而——狠狠压制。现在的黄少天一如刚刚竞技场上的夜雨声烦,被狠狠的压制着,直到肺里的最后一丝空气被吸出,黄少天的脑海里甚至都没有形成一句完整的话。

黄少天大口喘着气,肩膀仍然被喻文州狠狠的按在门上,此时的喻文州并没有离开他的嘴唇,而是用舌尖细细的勾勒着他的唇线,仔细的一如对待一件易碎的的宝物。

 

就在喻文州终于在黄少天的嘴角印上几个细细碎碎的吻,打算进行第二波进攻的时候,已经喘匀了气的黄少天终于找回了他的机会主义风格,双臂猛地一挣,把喻文州推开很远——甚至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喻文州也愣了。

他到底也没见过今天这样的黄少天。

 

——说到底,今天大家似乎都不太正常。

 

黄少天甚至都没有看坐在地下的喻文州一眼,抿抿嘴,“队长,先去洗个澡吧,身上都湿透了。”声音冷冷的。

然后自顾自的披着喻文州的外套坐在沙发上,取出一袋饼干打开,认真的嚼起来。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嘴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叹了口气从衣柜里拿了个干净的T恤扔给黄少天,又扔过去一个干燥的毛巾,毛巾扔在了黄少天身上,可是黄少天连看都没看。

 

一言不发的黄少天

今天的黄少天……有点可怕。喻文州在浴室自顾自的想着,指尖上传来一丝丝隐隐的痛。


评论 ( 6 )
热度 ( 10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