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喻黄】我会一直在(下)(完结篇)

04

喻文州出来的时候,黄少天正摊在沙发上,双眼迷离。

那袋饼干和喻文州走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茶几上多了两个打开的易拉罐。

 

少天喝酒了?

电竞选手一般不喝酒的,酒精会降低操作的精确度,黄少天作为一个九年荣耀的职业选手,不能说滴酒不沾,因为酒量的问题,也不能说从来都没有喝醉过。不过至少从来不会在赛季里把自己喝的这么酩酊大醉。

黄少天开朗,然而开朗并不代表没心没肺,乐天并不代表无知。

开朗的外表就像他的垃圾话是一样的,铺天盖地,气势汹汹,却从来都没有进过这个少年的心。

喻文州知道,守在黄少天心上的一直是那根叫做理智的弦。

面对战场上突如其来的机会是如此,面对已经叫嚣了很久的“剑圣易主”更是如此。

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年在和质疑他的人对喷垃圾话的时候,到底有多少攻击刺到了这位少年的心里,被索克萨尔连败三局——只是压断这根弦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喻文州又叹了口气,到底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少天”喻文州走上前蹲下身子轻轻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脸颊“这里会着凉,去床上睡。”

黄少天的脸颊红的发烫,不知是醉的还是有点发烧,亦或两者都有。

“队长,”黄少天也不知道是醒了没有,眼睛都没有睁,嘴里喃喃的叫了一声。“队长,已经九年了。”恐怕……走不下去了。

后半句被黄少天淹没在一声哽咽里。

但是喻文州懂。

喻文州也不知是叹了口气还是应着黄少天没头没尾的话,轻轻的“恩”了一声,几不可闻。一边加快手里的动作把黄少天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往床边走。

 

“队长”黄少天又叫了一声,紧紧的抓住了喻文州伸过来的手,就势轻轻一拉,脚下不稳,把自己满满的倒在了喻文州的怀里。“我怕。”声音几不可闻。

喻文州只觉得一阵酒气扑面而来,黄少天的脸已经深深的埋在他的颈窝里,呼出一阵阵热气,胸口一起一伏伴着紊乱的呼吸。

少天……哭了?

喻文州抬起手,轻轻地抱住了黄少天的背。淋湿了却没有换掉的衬衣紧紧地贴在身上,透着肉色,透着因为低烧有些炽热的体温。

喻文州突然觉得嘴有点干。

 

05

他们再一次双唇相贴的时候,已经双双的倒在了床上。这次是黄少天主动,狠狠的压在喻文州的身上,啃咬着喻文州的下唇,血腥味弥漫在两个人的嘴里,然后通过气息传进鼻子里,深入,气势汹汹,仿佛要把喻文州整个含在嘴里。

喻文州温柔的回应着,不顾双唇的疼痛不顾在自己口腔里横冲直撞的舌,温柔的把自己的舌头递上去,任上面的人疯狂的吮吸。

勇往直前的剑从未退缩过,这一刻,黄少天仿佛要把所有的无奈所有的疼痛所有的不安都释放在这个吻里,释放在喻文州温柔的唇里。

这一吻仿佛用尽了黄少天一辈子的力气,吻毕,黄少天已经脱力倒在了喻文州的身上。手还紧紧的拉着喻文州肩膀的衣服。

喻文州慢慢的,慢慢的解开黄少天的衬衫纽扣。露出赤裸的胸膛,黄少天阳光宅男的形象让他虽然没有健硕的肌肉,但胸膛和小腹的肉也算的上精瘦,细腻的皮肤闪着温润的光。

——让人简直想吻上去。

“唔——”喻文州掰开黄少天攥紧的手的时候,黄少天不满的哼了一声,毫不退缩的又抓住。

“少天,听话,穿着这个会着凉。”喻文州贴在黄少天的耳边压低声音来了这么一句。

然后顿了顿,加了一句“我一直都在”。

——又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但是黄少天显然听懂了这是对他上一句“我怕”的回应。

喻文州满意的看到身上的人猛地松了一下手,然后脸一直红到了耳朵根。

队长,这简直是犯规啊,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败在你手里啊。黄少天的衣服被剥下去的时候翻了翻白眼腹诽。

——显然,剑圣的酒已经醒了一半了。

空气暧昧的有些粘稠。

 

发着低烧的黄少天在这么一番折腾之后还是有些软。

黄少天由着喻文州为他擦干身体。整个人裹到温暖的被子里。

喻文州半跪在黄少天的床上,帮他把被子严严的掖好,反手把屋里的空调温度调高了几度。

炽热干燥的空气和床让黄少天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好看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喻文州抿了抿嘴唇,觉得更干了。

现在……似乎不太适合。黄少天需要休息,所以喻文州觉得他必须离开这个地方,立刻。

“队长。”可是黄少天却一把拉住他,眼中泛着异样的光。

“诶队长你说这屋子是不是有点热啊是不是啊热的我口干舌燥的啊,我怎么觉得今天的画风不太对啊怎么回事啊啊,嗓子好痛啊火辣辣的痛啊我刚才大喊来着吗我都记不得了,帮我拿点水喝啊好不好啊队长。”

 

这个世界上的人喝了酒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一次喝很多,然后睡一天的那种,第二种是只能喝一点,喝了就醉,但是没一会儿就醒了。

黄少天显然属于后者。

 

看到黄少天话唠模式又开启了,喻文州便知道黄少天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看到黄少天还未褪去潮红的脸上又洋溢出那种阳光试的大笑的时候,喻文州也知道,黄少天心里的那根叫做理智的弦,又绷起来了。

黄少天不会让人看到他的脆弱,一如在战场上的夜雨声烦不会露丝毫空隙与破绽。

 

喻文州瞬间觉得黄少天的嘴角上扬的有点凄凉。

几乎没有经过大脑,喻文州拿起床头柜上已经凉了一会儿的开水仰头含了一口,嘴对嘴的喂黄少天喝下去。

温热的水和着喻文州特有的甜甜的味道流进黄少天的口腔,仿佛琼浆。

水喂完,喻文州也并没有离开的意愿,只是在黄少天仍然上翘的嘴角上印上一个个细细的吻。用凉凉的潮湿的唇仔细的摩擦着嘴角的每一寸无奈,化作一片片的温柔。

——然后驾轻就熟的撬开黄少天的牙关,用舌尖温柔的在黄少天口腔里探寻,像是开荒一样小心翼翼的安抚每一寸口腔,却又不容置疑的四处游走。

喻文州感到身下的人猛然一颤,然后用自己的舌交上他的,两个舌相互缠绕,触碰,把这个本来只有安抚性质的吻不断的深入。

喻文州看到身下的人微微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呼吸已经在亲吻的作用下有些紊乱,双手在自己背后不安分的胡乱摸索着——简直好看到让人心烦意乱。

想着,这个吻已经离开了黄少天的双唇,顺着颈子一路向下到了轮廓分明的锁骨。

——喻文州想了想还有些低烧的黄少天,犹豫着要不要继续下去。

“队长。”黄少天轻轻叫了一声,语气中颇有些意乱情迷的味道。

喻文州索性停下动作侧过头来望着他。

“你……真好看。”黄少天说着已经微微低下头,轻轻的啃咬着喻文州的喉结。

一阵酥麻投过微微有些疼痛的皮肤传到大脑——这是赤裸裸的勾引,喻文州觉得自己最后的防线崩塌了。

 

暧昧的空气一下子被点燃,烧成火。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顺理成章。

轻易的摆脱了黄少天的啃咬,喻文州又一次顺着锁骨一路吻下来,慢慢的舔舐着唇瓣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被子已经被拉到了黄少天的胯骨的位置。

看喻文州停止了动作,黄少天搭在喻文州肩头的手又不安分的乱动起来,在喻文州的腰间上下摸索着。

少天你今天,好主动啊。

黄少天坏心眼的用脚蹬下被子,把自己完整的裸露在空气中——完整的,裸露在喻文州的视线之下。

然后,潮红顺着脸一直到了胸膛。

黄少天在蓝雨里一直算是热情奔放的性格,可是在性事上却往往趋于羞涩。

喻文州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叹息——少天今天……不太对?

喻文州就算心再脏,此时也无暇分心想太多了。单手拿过床头柜抽屉里的润滑剂,挤了满满一手。

另一手也没有闲着,熟练的缓缓套弄着小小天,微微有些茧子的手细细的摩擦着最敏感的地方——他们已经对彼此的身体太过熟悉。

就这种状况下,黄少天的手仍然不安分,顺着喻文州的股沟一路摸索下去,碰到了小小州。“恩哈……”黄少天有些戏谑的冲着喻文州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说不出的诱惑。

——结果当然是喻文州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恩……队……唔……”黄少天此时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只是唇齿间露出些细细碎碎的呻吟。

“嘶——”当喻文州的手指伴着清凉的润滑剂进入黄少天的身体的时候,黄少天不由得一颤,充分的前戏让黄少天的身体十分适应这种扩张运动。

异物感让黄少天下意识的扭了扭腰,却不料把指头埋得更深,又是一阵疼痛。

“呜——啊——”

——可是黄少天觉得很爽,一时间身体上的疼痛盖过心里的。

“少天,别乱动。”喻文州俯下身,轻轻地咬着身下人的耳垂。

当终于把三根手指抽出来,喻文州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迫不及待了。或许今天应该扩张的再久一些,或许——

“唔……啊——”喻文州进入的时候,黄少天的呻吟刹那间提高了八度。或许是因为疼痛,喻文州分明看到长长的睫毛下面留下了两滴眼泪。

可是不知怎的,就是停不下自己的动作。

身下的人脸上已经红的像柿子一样,细密的汗珠从鼻尖冒出来,湿漉漉的头发不知道是雨水还没干,还是汗水又一次打湿了。

当最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倒在床上的时候,喻文州的脑袋终于找到频道开始运转了。

——这是黄少天的阴谋,黄少天今天似乎主动的有些过。

当局者迷,复盘的时候要是再发现不了这场战役一直是喻文州自己被牵着鼻子走的话,喻文州战术大师就真的当之有愧了。

原因?喻文州用脚都能想出来。

但是……还是有哪里不太对。

 

喻文州抬起眼看了看黄少天,后者的左手搭在额头上,嘴咧的大大的,像是在笑。

“少天?”喻文州试探性的叫了一声,轻轻的。

“队长你说我是不是特傻啊”黄少天开口了,又是一如既往的嘴炮模式,喻文州有的时候很佩服黄少天能在喘的这么厉害的时候嘴还是不停,只是嗓子还有点嘶哑,声调高的地方会破音。“你说我都27了,冠军我也得了MVP我也有了我还盼着什么啊,手速下降什么的我怎么早就没发现呢你说,他们叫嚣着其实我原来一直都不在乎的,反正大家赛场上见嘛见嘛,不过这回他们还真是说准了啊你看啊队长,你看小卢都长那么大了马上就长得比我还高了啊,你说我都在蓝雨呆了九年了还这么赖着简直是特别无耻啊无耻到我自己都鄙视我自己了啊,什么剑与诅咒啊剑圣啊你说我单挑连术士都打不过了居然还能当副队长啊你说是不是特别可笑啊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黄少天笑的有些干,但是笑了很久,很久。笑的眼泪都留下来,留下来,而且止不住。

哈哈声最后变成了呜咽,呜呜呜呜的响个不停。

黄少天又哭了。

喻文州在黄少天眼角落下一串细细密密的吻,味道涩涩的。

 

——喻文州终于知道不对在哪了。其实自己也很想看到黄少天这个样子——对着自己哭个不停。

放下剑客的骄傲,放下大笑的伪装。让危难时刻总是义无反顾的为术士挡下舍命一击的剑客,有一刻可以放下包袱,释放自己的脆弱——在自己爱的人面前。

“我会一直在,在少天背后。”喻文州轻轻的笑着,在黄少天的耳垂上烙下一吻。“别忘了,不只是少天有剑。”

身下的人儿颤抖了一下。

 

其实当晚喻文州向黄少天摊牌自己早就在研究更适合他俩配合的打法了,黄少天也并没有太大的吃惊。这种研究不能说没有喻文州的私心,但是在喻文州手速仍然跟不上快节奏的指挥的时候,用更加默♂契的搭档似乎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剑与诅咒会一直走下去,不过两人当晚放弃了从训练室里把新配合的资料拿回来研究的想法,还是决定好好享受这美♂丽的一夜。

 

“唔。队长。”黄少天揉揉被阳光刺痛的双眼。伸手摸了摸旁边,只有冰冷的被子。

“我一直在。”喻文州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浓烈了整个房间。

 

唔,就算离开了荣耀,就算离开了蓝雨,队长也会一直在吧。

这样——好像也不错。

 

-----------------------------------------------------

 

事实上,黄少天想多了。

这只是黄少天脑海中额的一个故事而已,

现在还只是第十赛季的中旬啊,两人正值当年。

剑与诅咒,就会这样一直的走下去,或许未来的某一天,剑慢了,权杖也会补上剑的空缺,一如现在这么完美。

end

 

 

后记:果然还是虐不起来喻黄吗是真爱啊,我果然是只喻苏【喻大大给我发糖发糖!

剑与诅咒,虽然黄少天和喻文州离开了荣耀还能在一起但是索克萨尔离开了夜雨声烦也会不知所措的吧会吧【所以是索克苏尔X夜雨神烦吗【啊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深井冰【。

↑最后的结尾实在是不知所云啊w可是好困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 ( 10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