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韩张】毕竟尾巴只能给喜欢的人看到

#只有喜欢的人能看的到自己的尾巴的设定#

#有猫尾的新杰真的是让人忍不住#

#一个通宵 画风多变没有逻辑#

#娱乐向,,慎。#

#韩文清生贺#

  


  


  韩文清把洗衣篮里的衣服撑起衣架往晾衣杆上挂的时候微微侧着身,以至于刚好余光可以瞟到房间里靠着窗子旁边坐在小几旁边捧着书,在阳光下专注阅读的恋人。


  午后时光,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来的角度都带着点倾斜的慵懒,而这个人的坐姿仍然很好,脊背仍然是习惯性的挺直,衣服平整的没什么褶皱。白色的衬衫是白天刚刚换上的,上面是和韩文清现在手上一样的洗衣液的味道。


  尾巴,嗯。尾巴是微微向下垂着,却在尾巴尖儿上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上面白色的绒毛在阳光染成有些透明的黄。


  


  1


  


  韩文清第一次看到张新杰的尾巴是在第四赛季初。


  天要下雨,前辈要嫁人,飞机要晚点。


  ——这都是张新杰计划里的不可抗力。


  彼时霸图全队还没有完全习惯并且摸清这个未来副队的严谨到近乎于严苛的生活习惯。


  航班管制,整队到了宿舍楼各自修整的时候,时针已经超过十二很久。


  有着良好作息的新人牧师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目光涣散的游离状态,眉头紧锁,似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保持眼睛张开的对抗中。钥匙错误的方向和锁眼碰撞,发出了金属尖利的声音。难以忍受这种声音并且目睹了这个孩子两次搞错了锁眼的方向的队长,及时的伸出援手,获得了尽力表达感激的迷之微笑和含混不清的谢谢。


  而后——


  韩文清是在张新杰背着身走进房间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从T恤和腰带的缝隙里面探出一个头儿的尾巴尖儿。


  纵然是坚信唯物主义22年的好青年韩文清仍然忍不住揉了揉眼。


  ——不是说建国以后……


  “新杰。”


  正准备关门的人有点疑惑的看着人。白色的尾巴似乎有回到熟悉的房间而逐渐苏醒的趋势,此刻居然在人身后不住的晃动起来。


  而反观这个眼睛底下已经浮出了点儿黑眼圈的青年,韩文清决定把疑问咽回去。毕竟无论如何都不早了,有什么问题都应该明天再问。“…早点休息,晚安。”


  “队长晚安。”这个青年似乎对对方专门叫住自己的问候有些掩藏不住的意外,甚至眼睛里有那么一瞬间有点清醒,尾巴似乎摇的更起劲了。


  ——这个心思重却仍然乳臭未干的未来战术大师当晚到底被迫清醒了多久,不得而知。


  


  至少直接表现是后来韩文清拿着不小心带走的人的房间的钥匙敲开对面门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早餐之后刚刚补过觉,一身睡衣,仍然睡眼惺忪的张新杰。


  ——尾巴摇摇摇。


  


  “尾巴?”带着眼镜的青年听到人问话的时候正端着一杯水走过来放到坐在沙发上的人面前,水杯平稳的被放在茶几的台面上,面色并没有韩文清预料到的惊奇。


  当然本来以一种频率悠闲左右晃动的尾巴瞬间竖直起来这种事,也瞒不过韩文清的眼睛。


  “这个理论上是隐形的,目前并不知道除了队长和我之外还有谁能看的到。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暴露出来,昨天是我的失误,很抱歉。”


     那你是……


  “我看过医生,这是与生俱来的,这种情况大概占总人口的0.007%,不会影响正常的训练和生活,理论上也不会被人看到。医学上也没有合适的解释。虽然我猜测这是猫科动物的尾巴。”


  猫?


  “并不能说是任何一种猫科动物,只是人类在正常发育过程中的基因突变。”


  


  任何这种超自然的现象都一超越了个受到正常唯物主义教育的人的正常认知范围。而推倒重塑一个人的三观则需要充分的耐心和证据。


  幸运的是,张新杰从来不是一个缺乏耐心的人,也并不是一个缺乏证据的讨论者。

 

  桌子上被推过来几张明显被仔细保存的化验单和身体健康证明书,霸图队长决定替他未来的副队保守这个秘密。


  


  “谢谢队长,晚上训练室见。”


  “晚上见。”


  


  所以,我们的牧师是只白猫?


  韩文清在离开张新杰的房间前,盯着正在合上的门最后一次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


  而随着门嘭的一声关上,这个问题就彻底被尘封了。


  无论是特殊的基因也好,是什么原因也罢。


   那个赛季的霸图,正在这个新人牧师的辅佐下,正向着冠军发起最有力的冲击。忙碌的季后赛,任何事情都是压在荣耀之后的,包括韩文清的好奇心,当然也包括张新杰懵懂的爱情。



   ——只是猫咪喜欢的时候才会止不住的摇尾巴,这件事当日的韩文清并不知道。


  


  2


  


  忙碌的第四赛季过去,尾巴的事情再提起已经是第五赛季常规赛中旬。


  张新杰自从和韩文清“坦白”了之后,便再也没有避讳把自己的尾巴露出来。


  刚开始韩文清曾经对这件事表示过担心。


  然而他可靠的副队告诉他,尾巴不可能被除他以外的任何人看到。韩文清当时甚至被张新杰脸上的严肃吓的一愣。


  “而且尾巴长时间不能动会很难受。”


  韩文清面对软硬兼施的理由,再也没有反驳的余地。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下来。 


  而此时,两个人的关系仍然停留在一个被知道秘密的队友和知道自己秘密并且可靠的队友上。


  


  再提起的缘起是韩文清发现张新杰的尾巴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他的注意力。


  研讨会上专注的讲解时尾巴是微微上翘却会合着内容上下轻微的抖动。一局常规赛赢下来,看着笔记回放录像认真整理的时候看到精彩部分尾巴也会得意洋洋的竖起来,就算拍下空格照着笔记照本宣科的垂眼说着下场注意事项不要松懈和失误依然摇的欢快。偶尔被媒体攻击,推推眼镜将指责一一接过,表面不卑不亢有理有据,尾巴也会颇具攻击性的竖直的翘立起来——旁人都说是队长和副队长的默契罢了。


 平常训练的时候一动不动的向下勾着,仔细思考的时候下意识的上翘,茶水间里每每碰到闲下来看着远处的绿色植被做手操的张新杰,尾巴更是从他进门起尾巴就止不住的摇。而自己略略注意便会自然而然的放松停下,等视线移开和队友闲聊时又会在余光里看到白色的毛绒绒的尾巴不停的摇摆。看过去脸上波澜不惊,甚至连呼吸的频路都刚刚好的前后一致。


  ——简直就像是捣乱又怕被抓住的孩子。


  …居然有点可爱?


  韩文清感觉胸口的某个部分被那个摆动的毛绒绒的软物,轻轻的骚了一下。


  


  临近夏天,白昼越来越长,晨练阳光正好。


  罪魁祸首在晨跑的时候与韩文清相遇问好,这是两人熟络过后偶尔会有的默契的闲聊。无关荣耀无关工作,偶尔是时事偶尔是美食,甚至偶尔会是张新杰从论坛上看到的段子。


  “队长最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张新杰选择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个话题,韩文清知道这更倾向于是一句私人化的关心而非队友间例行的问候。


  “嗯。”韩文清没有否认,视线难以控制的又投向在人身后摇摆的尾巴,张新杰身着连帽的运动衫,跑步的时候尾巴会跟着跑动的节奏微微弯曲,韩文清居然从中看出了一点优雅的美感。


  韩文清没有看到张新杰盯着自己若有所思的脸。


  


  而后,韩文清惊奇的发现,他再也没见过张新杰的尾巴,哪怕是晨跑的时候。


  韩文清却惊奇的发现生活中居然有些许的不习惯。生活上的熟络早已让韩文清不需要凭借张新杰摇摆不定的尾巴来判断人的心情。但是看到一切正常的青年,韩文清仍然有点烦躁的抹了把脸。


  就好像在谴责扔掉第一只鞋的张新杰,想起了第二只要缓缓放下。


  可能还是要谈一谈,韩文清揉了揉眉间这么想。




  


  张新杰不动声色的推开对面的人本周第五天额外打过来的一份清蒸鲽鱼。“队长有话可以直说。”


  “你的尾巴。”


  韩文清看到对面的人面色惊奇了一下。“我调整了休息的时间,现在的状况不至于影响到正常的状态。我以为这个打扰到了你。”


  “没有的事。”

  

  “食堂的蒸鱼口感不好,队长下次可以请我吃酱肘子。”


  “好。”


  聊完正事,韩文清便离开了人的桌子,留着专心致志对付面前菜盘的副队。脚步轻快。


  当然他没有看到身后,这个仍然挺直着背一口饭两口菜的青年,尾巴也欢快的摇着。


  ——爱情是无药可救的,韩文清大大。


  


  第六赛季,霸图痛失冠军,止步四强,韩文清却收获了一位恋人。



  


  

  3


  韩文清很快就感觉到了恋人有尾巴的好处。


  韩文清的脾气众所周知,而任何队伍讨论会上的争执都不可避免。


  霸图坊间传言把战队经理骂出去的事迹也绝非子虚乌有。


  当然对内私下里的传言“能制服队长的只有副队”也并非无稽之谈。


  回看录像的时候韩文清偶尔脾气急躁起来抱着手臂正要发作,正在专注记录笔记的副队甚至连头的没有抬,只是轻轻顿了一下,身边的人便拧着眉毛深深吸口气安静下来。


  围观群众不禁响起了热烈的掌声x


  然而他们没有看到的是,那个毛绒绒的尾巴悄悄绕过韩文清的小臂在人手背上不轻不重的骚了两下。


  


  而韩文清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那种温温热热的触感已经是第七赛季的夏休期。正副队自然而然的在赛季末尾留下来整理一整个赛季的训练数据,并且同居。


  彼时正是韩文清竞技状态初见下滑的时候,执着的拳皇专注的盯着屏幕,眉头微微锁住,在开着冷风的卧室里仍然起了一身薄汗,鼠标的咔哒声逐渐从从容转向轻微的急迫。


  ——张新杰端着牛奶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的景象。


  大漠孤烟仍然能精准按时的完成整个训练项目,但是在操作上却再无余裕。


  这是韩文清第一次被张新杰撞到这种事,他相信他的副队早有了解,也相信自己的恋人能够知晓并且坦然的接受。他只是单纯的并没有觉得需要隐瞒,或者过多解释的。


  相同的结果并不能代表相同的状态,张新杰看着趋于不稳定的数据并无多言,只是平静的看了看结果,又转头面向他。


  韩文清抬手抹掉张新杰唇边的奶渍,手指因为过劳而显得有点僵硬。而他当时也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举动在当时微妙的气氛中意味着什么。


  只是自然而然的唇齿相碰,舌尖相抵,熟悉的气息缠绕而来。意识中唯一清晰的是自己抬手扯着精瘦的腰往怀里按,脖颈被人裸露的小臂绕着


  ——手腕上一个毛绒绒,带着温度的尾巴慢慢的缠了上来。


  


  和带着尾巴的恋人做爱是每个男人的梦想,特别是尾巴上自带敏感的真·猫尾恋人。翘起来的尾巴尖儿揉起来手感颇好,反响也颇好。


  当然直到恋人昏沉睡去,手腕仍然被无意识的尾巴缠着,就是另外一个甜蜜的苦恼了。


  


  4


  张新杰喜欢吃甜食,这个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可是韩文清知道。


  缘起是第十赛季张新杰的的生日。


  当时队里转会来了张佳乐和林敬言,已经出道七年的张新杰自然而然就被排到被八卦的可爱小后辈的队伍中去了。


  “老韩,今天新杰过生日,关爱副队人人有责,不庆祝一下吗?”


  “恩?”


  “有什么可送的吗?”前辈们の八卦的群聚活动范围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正在专心复盘视频的张新杰。


  “表?”


  “晦气!”


  “花?”


  “俗!”


  “戒指?”


  “靠又不是结婚你搞什么?”


  “草莓蛋糕!”


  “张佳乐是你想吃吧?”


  “滚!”


  一直没开口的韩文清脸色变了变,因为他清晰并且明确的看到草莓蛋糕四个字一出口,原本微微翘挺的尾巴轻轻的勾成一个弧。


  “就草莓蛋糕。”拍板的韩文清表示深藏功与名。


  ——所以有尾巴简直不能好好地偷听了有木有啊?cv看完了一个视频发现前辈们鬼鬼祟祟的张新杰。


  当然,张新杰表示草莓蛋糕很好吃,这也是后话。


  


  5


  “让新杰来说吧?”


  “兴欣今天团队赛中的表现,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第十一赛季,霸图止步四强。


  韩文清看到了这个已经陪伴自己八年的副队驾轻就熟的接过自己的话茬,目视前方,脊背挺直,思路清晰,逻辑严明的发言。


  他很平静,即使输了整个赛季仍然表现得平静的无可挑剔。


  就像即使后来听到自己退役的决定仍然推推眼镜平静的无可挑剔一样。


  这个青年,习惯,并善于用理智和逻辑来克制自己的情感。


  可是耷拉在身后的尾巴就那么直直的垂着,简直要垂到地板上了似的。


  ——让韩文清忍不住抬手揉乱面前人一丝不苟的头发,然后把他重重的,重重的抵上自己的肩膀。  


  这个举动不止一次的被恋人翘着尾巴反抗过。


  可直到退役,韩文清仍然觉得他仍然是那个晃悠着小尾巴仰头才能与他对视的十八岁少年。


  


  0


  书本上突然投射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阴影,韩文清从背后拥住了正在专注看书的恋人。


  “我在看书。”


  “你尾巴在摇。”


  衬衣被大力的拥抱弄皱,可怀里的人却并不在意似的,甚至在嗓子眼儿里发出两声共振的笑声。


  “生日快乐。”


  然后尾巴缓缓向上,由手臂顺着缠住了手腕。


  


  


  fin


  


  生日彩蛋:


  关于为什么只有韩文清能看到新杰的尾巴呢。


  张新杰的解释是,因为书上有描述,尾巴只能给喜欢的人看到,可惜只喜欢过一个人,实验样本不够,结论存疑。


  韩文清却知道那是第四赛季的生日,当时霸图以摧枯拉朽之势挺进季后赛,只是匆匆忙忙一小块蛋糕的生日。那也得许愿吧?韩文清还没来得及想,便听到季冷说,霸图还是很想要一个萌萌的新人啊。


  许愿太随意,在场的各位,包括被“指责”不够萌的新人张新杰,都一笑置之了。


  而后没几天,韩文清便看到了张新杰的尾巴。


  ——只能说不愧是刺客,出招简直稳准狠。


  至于为什么只有韩文清能看到?废话那是韩文清的生日啊!!生日女神如是说。


  


  韩文清决定认真的对待今年的生日。



  

  ·


  儿时希望长大,长大后希望成就,年纪大了就想时光过得再慢些。


  ——但至少我们在生日时那些临时起意的,心心念念的,无心的,有心的,那些伟大的,幼稚的愿望,似乎都在时光中以某种形式实现着。


  或许并不是我们所描述的原本样子,但仍然是我们爱着的模样。


 

  ❤❤❤❤❤❤❤❤❤❤


     韩文清,生日快乐。


  ❤❤❤❤❤❤❤❤❤❤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话唠的作者有话说:这篇又是一篇奇怪的产物。初设就是长着尾巴的新杰反差萌,后来设定就变成了,新杰的尾巴真的存在吗这个哲学问题。私心里觉得新杰严谨却并不是一个死板的人,尾巴只是他心里最真实的内心想法。他也只是一个会高兴会伤心会暗恋的普普通通的少年而已。


  新杰的尾巴真的存在吗?自由心证。


  


 


  


  


  


  


评论 ( 24 )
热度 ( 390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