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喻黄】奇怪三十题(2)之神展开傻白甜

*注意*

作者就是一只逗比。

ooC预警 神展开预警 傻白甜预警

总之就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展开,还有一如既往的傻白甜。

========================================

八、恐惧的是你的离开
【慎 ·· 简直是逗比+神展开】

黄少天昨晚睡得不太好。

阳光透过薄薄的暖黄色纱帘打在床上,给纯白的床单染上一大片金色的光斑。
“唔……”刚睡醒的黄少天习惯性的用手背挡住眼睛。嘴里含糊不清的咕哝着“喻文州你拉什么窗帘太阳这么大,我还要睡觉呢快拉上拉上拉上……”

没有人回应。

——等等。好像是昨天睡得太晚了没来的及拉窗帘来着?

手习惯性的往左边拍拍,指尖碰到的是被清晨极低的室温冻的冷冷硬硬的床单。

诶诶诶诶人呢人呢人呢?!!

黄少天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清晨空腹的低血压让耳朵充斥的嗡嗡的声音,阳光不加遮拦的照在眼睛里,刺得眼睛生疼。

喻文州……去哪了?黄少天想着揉了揉太阳穴,昨天……好像喝酒了……是给喻文州的送行酒来着?

还没睡醒的黄少天脑袋还有点懵。就只能顺着这条思路朦朦胧胧的想下去,好像是转会?转到兴欣去了……恩好像是的,昨天晚上还说来着,是今天一大早的机票到H市,让我们好好睡吧不用送了什么的,是几点来着八点还是七点半……

——等等……兴欣?!!!!

黄少天手上猛地一使劲,手指戳到了眼睛,倒吸一口冷气,干冷的空气让把胸口冰的生疼,疼的剑圣大人呲牙咧嘴的,酸痛的眼睛哗哗的就留下眼泪来。黄少天一时不知所措的呆在那里,手就那么从被子里伸出来悬在半空中。

冬天真冷。黄少天缓过神来,已经冻的从指尖一直麻到小臂。

看着旁边没人睡过的床铺,黄少天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揉了揉睡得很乱的头发,把脸埋在小臂里,脸上的泪痕已经变得冰凉,蹭在裸着的皮肤上冷冷的。

队长……走了?黄少天使劲的蹭着脸,企图用摩擦来让自己清醒起来。

那……新的战术是什么?那索克萨尔怎么办?蓝雨怎么办?还有……黄少天怎么办。

黄少天觉得想的自己脑袋有点痛。

——喻文州从他的生活中离开的太突兀,完全没有给黄少天接受的时间。

 

门吱呀一声打开。

黄少天猛地抬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扭过头去。

“……………………………………………………

黄少天猛地一怔,嗓子里哽了什么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然而……脑海里千万头神兽奔过——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队长你怎么回来了怎么回来了?!我这是活见鬼了吗你不是应该在H市吗怎么出现在这里了?!飞机晚点了停飞了失事了?外面下雨了吗怎么头发湿的还滴着水?现在难道不是冬天嘛?这这这只有一件衬衣是要闹哪样,兴欣是诈骗集团吗……诶不对不对哪里不对,队长也很心脏怎么可能被骗……还是不对队长才不是心脏呢喻文州我觉得你还是快点解释一下没错就是现在……(╯‵□′)╯︵┻━┻

“少天……?”喻文州拿了挂在脖子上的干毛巾揉了揉还在滴水的头发。盘腿坐在床上把快冻僵了的黄少天塞到被子里裹紧,额头在黄少天的脑门上贴了贴“没发烧啊……”

 

后来。

喻文州很好奇黄少天为什么会连着几天突然加训到晚上10点,然后拖着累得死去活来的身体摊在床上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拿着药油给他把疲劳过度的手指搓热,然后抖抖做放松手操几乎成了喻文州每晚睡前必修的功课。

然后,黄少天的手就那么伸进喻文州的被子里再也不拿出来了。

 

——其实,黄少天只是想别再睡得太多做那些奇奇怪怪的梦罢了。

 

 

 

 

——当然,如果每天早上起来能摸到暖暖的体温而不是冰冷的被子,就更好了。


九、请食用

——为什么我会抽到“给自己爱的人做一顿晚早饭”这种没人性的大冒险啊。而且这算大冒险吗算吗算吗。

让我做饭还不如拿我当饭吃了呢。

剑圣大人把第二次煎糊的蛋倒进垃圾桶,鼓着腮帮子愤愤的想。

想象着自己被系上嫩黄色的蝴蝶结放在一个大盘子里——真的是太恐怖了。

反正时间还早,黄少天决定还是再煎一个蛋试试。


十、果然你的身体最温暖了
原来黄少天训练营的时候,很喜欢冬天的时候偷偷的把暖气调低几度然后手脚冰凉的钻进喻文州的被子,然后把双手抵住喻文州的胳膊,然后听着身旁的人倒吸一口冷气,把胳膊上冰凉的手拿下来攥在手心里捂热,由着黄少天放肆的嗤嗤的笑。


十二、疼痛教学
【才·不·是·R18←只是想象力匮乏】

“啊……痛”

“坚持一下。”

“嘶……不行了不行了。”

“少天。”

“好啦好啦继续做啦!”

愁眉苦脸的黄少天乖乖的回到床上继续一边哀嚎一边做仰卧起坐。

这是蓝雨体质训练的的一部分。

黄少天被很贴心的得到队长的亲自监督。

tbc

评论
热度 ( 5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