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周喻】绳痕01

 周喻,群里传说中的黄暴肉文Orz【明明就是跑剧情!没肉╮(╯▽╰)╭

  ……顺便这是我第一次用小黑屋啊啊简直自虐Orz【不过只有这种东西可以拯救这种文渣……

  OocoOcooC 矫情 矫情 矫情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架空未来杀手设定【肉文还要什么设定【×

没有审> <欢迎捉虫

  以上

  ==================================

  01

  窗外,小巷里静悄悄的,昏黄的路灯在雨下一闪一闪,电流刺耳的响声混杂着雨点砸碎在窗台上的响动,不知疲倦的循环在漆黑的夜里,像是老电影上永远消除不掉的噪点和嘶啦啦杂音。

  难得清闲,周泽楷收拾起摆在桌子上的软毛刷、小块细布和清洁剂,把碎霜和荒火牢牢的嵌在枪盒的天鹅绒凹槽里,盖上黑色的盖子,咔哒一声。

  ——然后习惯性的往床上一撇。

  周泽楷喜欢喻文州躺在他们的床上看着他擦枪,整个人都在床头暖黄色的光里,洗了澡滴着水的发梢上、一眨一眨长长的睫毛上都镶着好看的金边,嘴角微微的向上弯着,却右边翘的稍稍高一点,看起来更像俏皮的孩子。手里总是捧着一本周泽楷看不懂的书,却总抬起头是看着他。

  “好看?”周泽楷有一天回过头这样问。

  “^^特别好看。”喻文州嘴角的笑意更深了,简直要把周泽楷整个人都要溺死在温温软软的语气里。

  喻文州喜欢周泽楷认真时候的样子,尤其是擦枪的时候,呼吸均匀平和,黑漆漆的眼睛里闪着光。还有时不时回头看着他一眼,被发现又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转回头去,脑袋上竖立着的不听话的呆毛不甘心的一颤一颤的样子。

  关于喻文州总是能准确的把握到周泽楷的目光,倒不是喻文州的反侦察能力有多高——只是他比较了解周泽楷罢了。

  不然,不然也不会对身后摸过来的敌人毫无知觉,在把黄少天派去保护跟着包抄敌人的蓝雨队医徐景熙仅仅半天之后,就与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

  02

  荣耀联盟刚刚迎来一场战场上最大的胜利。

  “这场胜利是自联盟发展建立以来最大的一场战役,耗时整整六个月,来之不易……是荣耀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是里程碑似的一场胜利,相信在这场胜利的铺垫下,联盟会迎来更美好的未来……我们要感谢正面遭遇敌人的轮回战队,是你们为全联盟的胜利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我们更要感谢那些在战场上牺牲的兄弟们,你们是联盟的骄傲……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他在最最危机的时刻,仍然将所有的信息坚持发给最近的指挥员……他的尸体至今都留在那片我们奋斗过的战场上……”

  空空的双人床,漆黑一片的屋子,早上联盟主席总结大会时候的演讲好像还带着扩音设备沙哑的回音游荡在耳边的空气里。

  可是周泽楷浑浑噩噩的已经在桌前固执的坐了整整一天,关机,锁门。默默的擦枪然后回望,空荡荡的床,然后把枪从盒子里拿出来再擦一遍,一板一眼像循环播放一样——如果没有越来越斜的阳光和拉的越来越长的影子。

  夜深了,疲倦与困意慢慢袭来,周泽楷平静的收拾好枪。把盒子放到保险柜里锁好。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轻轻撩起来属于自己的左半边鸭绒被躺好。

  “晚安。”他说。

  03

  周泽楷从来都没有相信喻文州会永远的离开他,发现尸体了不会,没发现尸体更不会。

  ——哪怕他是亲自在确认喻文州死亡的认定书上签上名字。

  他自私的不想让喻文州被敌方俘虏,喻文州是蓝雨出色的指挥员。周泽楷还记得,喻文州指挥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来,深栗色的瞳仁里闪着淡淡的光的样子——那个骄傲的男人从来没有,也没有必要在敌营湿冷狭窄的牢室里去受那份非人的待遇和皮肉之苦,去绝望的挣扎和等待。

  然而,他又自私的想让喻文州被俘——因为哪怕是只存有一口气,枪王都敢,也都有机会堵上他的命从敌军里把人抢出来。

  周泽楷固执的保留着喻文州在他生活中的一切痕迹,每天对着空空的床说晚安,每天对着对面的空气笑,夜深躺在床上,嘴里含着喻文州的名字把自己推向高潮——好像喻文州只是出去外勤,即便联盟从来没有一个人出外勤出了一年之久。

  04

  周泽楷永远都不会忘了那一天,慌不择路的敌方军官,长着青苔的石板路,滴水的房檐,雨后初晴的夜晚,明月淡黄色的光把喻文州苍白的双唇和脸颊映的特别清晰。

  敌方的秘密基地被铲平清剿,追击敌人的路上,周泽楷险些踩到趁乱从刑房中爬出来的喻文州——当然,如果不是周泽楷对这个每晚每晚出现在梦魇中的身体太过熟悉,他做梦也不会相信眼前这具躯体属于那个男人——青白色的术士袍碎成一条一条的,隐隐约约透着白皙胸膛上紫红色的鞭痕和伤口化脓的微黄。布料混着污泥的灰黑色和干涸了又浸透了的深深浅浅的血迹的湿哒哒的贴在冰冷的青石板地砖上。

  那个常常带着自信微笑的嘴角黑紫色的血痂和淤青挂在上面,手指关节因为用力扯着周泽楷的衣襟而微微发白。

  “小周……”喻文州早已经虚弱的发不出什么完整的音节,眼睛因为太久没见过强烈的光线而一时迷茫的对不上焦。周泽楷只能通过嘴型判断眼前人的话。

  两个字几乎耗尽了喻文州的全部心力,只能没有后文的摊在周泽楷的怀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肺里嘶嘶的响着,听着都疼。

  “等我。”周泽楷没费什么太大的力便把大衣角上喻文州指节发白的手拽了下来,轻轻却迅速的把喻文州瘫软的身体藏在墙角的阴影处,便拔腿向敌人追过去。

  周泽楷说不出这种极高的职业素养是好是坏,他仍然记得当年喻文州消失的那片战场上,喻文州坚持到最后的身影。他仍然记得当年作为轮回组的青年学员在蓝雨组学习交流的时候喻文州“前辈”——那时候还是前辈,教他们一字一句的宣誓,永远忠于正义,永远忠于联盟,永远忠于自己的职业,作为一名联盟军。

  总之,周泽楷再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红色的霞在白色的天上,像鲜血滴在水里一样微微散开。

  而喻文州的脸上,却已不见丝毫血色。

  周泽楷手心里握着的喻文州的手,仍然如记忆般细细软软的的。

  喻文州的身体性凉,冬天的指尖容易发凉,周泽楷就喜欢这么微微的用手掌摩挲着喻文州的指尖直到喻文州轻笑着抽回来,戳戳他手指上越来越厚的茧子“小周最近又加练了?”

  “没,新战术,磨合。”

  “哦,孙翔嘛。”喻文州的笑意深深的埋在弯弯的眼睛里,轻轻叹口气。“也别太累了。”

  “保护你。”周泽楷的眼睛黑亮黑亮的

  ——虽然说轮回战略上是要掩护蓝雨打防守反击没错,但是话到了周泽楷的嘴里,喻文州的耳朵里,便是另一种心照不宣的味道。

  ——可我终究也没能保护你。

  

  没有人说话,急救车飞驰在公路上,喻文州微弱的呼吸声几乎听不到,车厢里只有心电图仪器滴滴的声音。

  周泽楷又一次陷入纠结。

  他希望喻文州醒过来,嘴角泛起熟悉的弧度,告诉他他没事,过去了,没有喻文州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他也害怕喻文州醒过来。“回光返照”这种事,周泽楷就算不知道为什么,常年在战场上战友们聚散别离也早就清楚有这么一回事。他害怕喻文州微笑着说“小周再见。”就像每天他们在院门前的Goodbye Kiss。他才二十三岁,他不知道没有喻文州的日子要怎么过。

  当然,他更害怕喻文州再也醒不过来。

  

  “小周?”喻文州终究也再没给周泽楷继续纠结下去的机会,熟悉的音调让他把所有东西抛之脑后,管他纠结,管他喜悦,管他愤怒,管他焦虑。周泽楷只觉得想哭。整整一年。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喻文州轻轻地说,语速均匀,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周泽楷一直在担心,这下喻文州自己告诉他,他却未必肯信。

  他没说话,只是用手指背温柔又小心的蹭着着喻文州的脸颊。

  “想我没。”周泽楷不知道喻文州呼出的气音是一声叹息还是一声轻笑,抑或二者都有。

  “恩。”周泽楷话堵在嗓子一句都说不出来,只能蹦出一个混着哽咽的音节。漆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白色床单上的人。

  “我也想着小周呢。”喻文州嘴角勉强的向上翘着,接着说,声音越来越低,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垂了眼顿了顿,找补了一句“每天。”

  喻文州和周泽楷的事在联盟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方明华看看躺在床上的人,又看看笑着但是眼睛亮晶晶的周泽楷。心说,喻文州你可真厉害,全联盟的人从十年以前就没见过周泽楷哭,从一年以前就没见过周泽楷笑,恩对,除了你。

  “别说了。”周泽楷早就侧身坐在床上搂住了喻文州的上半身。嘴唇在喻文州干裂苍白的唇上轻轻的磨蹭。“累。”

  如周泽楷所说,喻文州就是再想回答,也抽不出那份力气,只是听话的微微眯着眼靠在周泽楷的肩窝里。

  周泽楷还是那种干净的味道,混着点枪支润滑油的味道,混着点沐浴露的柠檬香。

  喻文州的眼睑越来越沉,迷迷糊糊听到周泽楷说“别睡”“文州”“别睡”“别睡”“坚持一下”……

  恩,不睡。

  恩,就睡一会儿,睡一小会儿,保证醒过来。

  

  后来,方士谦告诉周泽楷,如果再早那么一会儿回来,大概就是周泽楷去追敌人的那一会儿,喻文州的身体情况就会好得多。

  周泽楷什么都没说。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