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周喻】绳痕02

周喻,群里传说中的黄暴肉文Orz第二章或者番外之“我觉得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千万别信这逗比的题目啊啊啊啊

OocoOcooC√ 神展开√ 矫情√

小黑屋√ 不会写肉文√ Po主心很干净O_o√

狗血MAX√ 文力MIN√

肉文还要什么设定【×


  重点是——还!是!没!有!肉!!!!

  以上

  后天考试的我在图书馆摸鱼……

  ============================================  

  01

  周泽楷很久没有见到喻文州了。

  也没有很久,大概就是四五天的样子。周泽楷晚上躺在黑了灯的卧室里看着天花板自顾自的想。

  喻文州已经从重症监护室里搬了出来,可是周泽楷还是仍然只能每周三天隔着玻璃还有厚厚的隔离服看着那个躺在床上对他招招手的喻文州,他的喻文州。

  这次因为外勤任务,已经有小一个星期没有去病房了,这个星期的探病时间已过,算起来还要再等上三四天,一想到这儿,枪王就苦恼的呷了呷嘴。

  喻文州的身体恢复情况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霸图调来了张新杰,微草请来了退役几年去周游世界的治疗之神方士谦,加上蓝雨自己的徐景熙,三个顶尖医师组成的医疗小组不得不说是奢侈。

  当时给喻文州清理伤口的时候,周泽楷也在,不是没打麻药,仍然眼睁睁的看着喻文州几次疼晕过去,鼻尖额头渗出涔涔的汗,嘴唇上快咬下来几块肉流的血止不住,顺着牙缝里往外淌。周泽楷看着心疼,把自己的胳膊伸到喻文州嘴里挡着,紧闭双眼的喻文州终于也没舍得使劲咬下去,半张的嘴里终于是忍不住爆发了出撕心裂肺的呻吟。

  喻文州没死。尽管光是这一认知已经让周泽楷幸福的几乎睡不着觉。

  但是不够。周泽楷懊恼的揉了揉头发,翻了个身面对墙壁。

  周泽楷依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点什么似的。

  还是想,特别特别想喻文州的那种想。

  02

  有人敲门的时候,周泽楷正浑浑噩噩的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敲门声耐心而固执的持续着。

  几秒种后,周泽楷终于发现声音不是来自于梦里而是衣柜旁边那扇真实的门。从枕头下拿上防身的小刀。

  拉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一脸微笑着的喻文州,脸上一如既往的微微笑着。乳白色睡衣的领子一直扣到最上边,头发是刚吹干的蓬松。

  这人太过熟悉,周泽楷一愣。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乱蓬蓬的头发一颤一颤的。周泽楷几乎要脱口而出问问喻文州今天是哪一年哪一月,是恍然间做了一个一年自己的梦,还是混混沌沌的从梦里穿越到了一年之前。

  当然,穿越这种脑洞是不可能在一年前周泽楷的脑袋里的,一年来,兴欣组的苏沐橙也没少给他推荐剧让他分散精力来着——当然没什么用那都是后话了,反正谁都没有喻文州好看。

  

  “让我进去呗,外边有点冷。”好笑的看着他,嘴角是周泽楷熟悉的弧度。不是那种喻文州给别人微笑着的弧度,而是喻文州面对周泽楷微笑着的弧度,周泽楷说不上哪儿不一样,总之就是不一样。

  ——让人忍不住要吻上去。

  又是一愣。

  喻文州也没催,就那么笑着看着周泽楷,眼睛弯的像要没有了似的。

  喻文州也很开心,比周泽楷的开心还要开心。

  

  等到周泽楷反应过来喻文州还穿着一身睡衣抱着个小枕头光脚站在卧室门外的瓷砖地板上,喻文州的脚已经冷的开始来回的跺。

  周泽楷把喻文州拦腰抱起来往床上走,喻文州的胳膊就那么顺势的环住周泽楷的脖子。顺手把小枕头甩到床上。

  周泽楷稍稍低头就能看到滑到小臂的长袖睡衣漏出来触目惊心的疤痕,缝隙里泛着粉嫩的小肉。

  可是周泽楷和喻文州的脸贴的那么近,呼吸相融,鼻尖相触,周泽楷满眼都是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根本就没有眼神游走的空隙。

  “这么早就睡了啊。”喻文州看了看黑着的灯和铺好的床。

  时针刚刚走到九点多快十点的样子,对特勤人员来说,这种作息确实是有点早“——又不是张新杰。”

  “没事做。”周泽楷认真的盯着喻文州。“想你。”

  “噗”喻文州轻轻的笑了一下,微微翘着的嘴咧开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儿,周泽楷印象中喻文州很少张开嘴笑。

  喻文州抬起头来对上周泽楷的眼睛,后者漆黑的瞳仁里是黏黏稠稠的光,像是要把喻文州吸进去。喻文州本能的手臂微微使力,把自己的脸贴的离周泽楷近些,周泽楷的睫毛细细密密长长的,乌黑乌黑。闭上眼,鼻腔里满满充斥着周泽楷的味道。沐浴露淡淡的柠檬香,混着些常年有着的枪支润滑油的特殊味道。说不上好闻,但喻文州就是喜欢,喜欢到这辈子都想溺死在这种味道里。

  再也不离开。

  周泽楷的舌头侵入喻文州口腔的时候一切都显得那么迫切而顺理成章。周泽楷并不知道喻文州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试探性的探入那个像记忆里般光滑温热的口腔,喻文州的舌便温柔的卷了上来把他紧紧地包裹缠绕。

  火热的舌卷着彼此的气息温柔的摩擦纠缠——不必说一年来的挂念和相思,也不必说一年来的苦痛和绝望;不必说我在以为失去你的一刻心如死灰,也不必说你静候在生与死那一片迷蒙的雾气中等我;不必说在某一刻我真的相信从此孑然一身,更不必说我曾在那片炼狱中多少次划断自己的静脉。

  只是把这一切情感都蕴含在温柔的舔舐里,粗糙而滑腻的舌苔在口腔的每一寸空隙中细细研磨。不必说,对不起,对不起。不必说,谢谢,谢谢。

  喻文州轻轻的揉搓着周泽楷因为亲吻而弯下去的脖颈,指肚能摸到一节一节的硬硬的颈椎,脑后短短的碎发硬硬的,在手背上微微摩挲,有点痛,有点痒。

  不必说,什么都不必说,因为……你在。 

  在喻文州的记忆中,周泽楷的吻是强势而凌厉的,就像战场上把人押枪押到死的枪王。而今天的周泽楷却是谨慎而小心的试探着喻文州的口腔,轻轻的摩擦着上颚,然后缓缓向下。喻文州被他磨蹭的有点奇怪,还莫名的有点不满足,微微喘着气,轻轻顶了顶周泽楷的舌头,双舌缠绕着从喻文州的口腔里转战到周泽楷的嘴里。周泽楷顺从的轻轻勾着喻文州在柔软的口腔里搅动,喻文州的气息热热的,有点急切,撩拨的周泽楷一瞬间以为自己要融化在这温温软软的夜里。

  有太多的东西想要告诉彼此,吻得太久,也太激烈。双唇离开的时候,是喻文州紧紧钩在周泽楷脖子上的手臂脱力的下滑,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嘴唇有点发麻。周泽楷好笑的看着喻文州把自己吻得各种缺氧,满眼朦胧对不上焦,红着脸埋在周泽楷的肩窝里微微喘气。

  左边锁骨向下五厘米,胸腔肋骨向内两厘米,是两个人咚咚的起伏不定的心跳。周泽楷解开喻文州睡衣的第一颗扣子想帮着喻文州顺顺气,然而,狰狞的绳痕红的发紫像几条恶心的虫子缠绕在喻文州的颈上,看的周泽楷一愣。

  

  “我说,放我下去呗。”周泽楷回过神来就感觉到已经缓过气来的喻文州用鼻尖轻轻重重的蹭着他的耳垂。热气呼到周泽楷的脸上,周泽楷觉得身下某一个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硬了起来,而且顶的发疼。

  喻文州慢慢蹭到属于自己的右半边床铺,钻进被子里满足的呼了一口气。

  ——然后,下一秒就被也立刻躺在床上的枪王一把捞过来。

  

 ----------TBC--------------

  本来还说这章会有肉的- -

  我的拖文之力真是MAX> <!

  这只是黄暴三十题啊!小中篇的节奏是闹哪样啊(╯‵□′)╯︵┻━┻

  下一章一!定!要!有!肉!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