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喻黄喻】天堂 (脑洞一方死亡的甜文)

就是一个脑洞,真的是甜文看我纯洁的大眼睛!!!

#写手精分七道题#

虽然我不是写手——但是我是精分啊!!!

============================================


七年之痒。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呆了六十年终于(?)呆腻了。

我说喻文州啊,每天抬起头看到你这张老脸简直要腻啊。
少天腻了?那就分开一段时间吧。
行啊、十年怎么样?
好,十年以后,不见不散^ ^。

————————————————
喻文州是北方人,黄少天北上到了喻文州出生的小院儿。黄少天是G市人,于是喻文州则来到了黄少天长大的小弄堂住了下来。


01

天气很好。
喻文州坐在门前的藤椅上捧着茶杯晒太阳,旁边是几个弄堂里的妇女在闲话家常。(出戏
G市的夏天挺热,就算是雨后也沥不清空气里游荡的湿热气息。隔壁家小子穿着个棉布小短裤白背心儿,叼着根冰棍满胡同乱跑,一边跑着一边嘴里咿咿呀呀说个不停。

——队长队长我跟你说啊,我家隔壁那家甜水铺简味道直绝了,夏天的小冰棍儿和冰豆花特别地道,我小时候零花钱全都送过去了,几个哥们你一勺我一勺每次恨不得连塑料杯都舔干净……

02
巷子很老,路还是石板铺的,中间磨的亮亮的凹下去,板缝里生者点绿色的青苔。昨天下了雨,刚积下厚厚一层积水,正午小巷上洒满了大片的太阳。六七岁的小男孩就这样光着脚踏着水花跑,溅起一片片碎裂的阳光——

队长队长你知道吗我最会踩水了,能溅那么高!(我有特别的踩水技巧)(并不是)那天我溅起来的泥点子我把我们班花的白裙子弄脏了被老师告诉我妈,回家好一通打……

03
十几岁的孩子背着书包打算去上学,对着家里的方向挥挥手,咧开一个笑。
——那时候我跟我妈说,一定拿个冠军回来。

04
记忆里的话语和眼前的景象重合,夏天的飞花渲染的回忆绚烂而真实。
竟然贪婪到,你生命中的每一秒精彩都不想错过。
隔壁家的孩子又扯着衣角等着喻爷爷讲荣耀的故事。
那些充斥着梦想的张扬岁月,纠结着希望和寂寞的懵懂年华。
那些关乎荣耀的信念与执着,抑或那些无关荣耀的固执与青涩。
那些夏天,和你,是最好的荣耀。
(给小孩子讲这些大丈夫?)

阿黄——回家吃饭,别吵着喻爷爷了!

看见孩子蹦蹦哒哒的跑进门。喻文州放松了身子靠在躺椅上。
闭上眼。整整十年。
喻文州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时间仿佛回到,并且定格在了那个如花的夏日。
梦里黄发少年身着蓝雨队服,从午后晃眼的阳光中飞奔着扑过来。

队长队长这次你可迟到了,要罚要罚!不过我也没等太久你知道吗北方的冬天简直太赞暖气超暖的简直不想离开……

少年仿佛藏了十年的话瞬间倾泻而出,肚子里揣着满满的故事要跟他讲。
满的就像喻文州脸上要溢出来的笑。

喻文州也有好多故事。

没关系,他们还有的是时间。










有你的远方,那就是天堂。

(凤凰传奇!够精分?!← 你滚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