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蓝。

一直坚守在全职的第一线✔️
请叫我开头小能手✔️
另外希望张新杰传不是有生之年系列【。

【韩张】食谱 1

*退役设定

*流水账

*预警:更像一个菜谱

*灵感来源:舌尖上的中国

*韩张果然最终走上了一个美食博主的路啊x


第一章  

今日菜谱:韭菜盒子 腊八醋 棒子面粥 辣菜丝


---

张新杰今天把午睡的闹钟提前了五分钟。


初春入夏,清晨蒙蒙亮时刚刚下了些淅淅沥沥没什么诚意的小雨,青岛的空气湿润微凉。午后气温开始回暖,的阳光透过清亮无云的天空斜斜的洒在蓬蓬松松刚晒过的被子上,能把人从床上提前叫起来的,莫过于一份酥脆咸鲜的韭菜盒子。


退役之后,韩文清逐渐就舍弃了午睡的习惯。张新杰起床推门出来的时候,被团的圆圆滚滚的白面团子已经被倒扣在一个玻璃碗里醒着。围着黑色围裙的人宽大的手里正攥着一把刚刚洗过,滴着清清沥沥水珠的韭菜。韭菜是两个人早上出门晨跑的时候顺路从菜场带回来的。“正月葱,二月韭”,春季是韭菜最鲜嫩的季节。清晨的菜贩赶着第一缕晨光在将从菜农手中购得的最新鲜的韭菜在架子上摆上最显眼的位置。一同被带回来的还有一小塑料袋青瓷罐子里撒着白色芝麻裹着红色辣油的手制辣菜丝。


怎么没叫我。


看你睡得香。


我来吧。


---


张新杰将两边的袖子卷起来,看着他摘掉手腕上的手表放在茶几上露出好看的手腕,把韭菜整齐的码在菜板上切出均匀整齐的小段。韩文清转身拿了小菜板手上麻利的掐头将鲜虾顺着肚皮一片片剥皮用刀背将青色的虾肉在菜板上拍松,一阵连贯的笃笃声混着点活虾肉的海水鲜味飘散在空气里,变成软软黏黏的虾泥。


虾头并没有被直接丢进垃圾桶里,而是顺着在白色磁盘上上轻轻一推的锅铲,滚进烧热的油锅里崩出噼里啪啦的油声。灶台上的锅子是当年张新杰从欧洲背回来的,当年两人都忙于工作没什么时间对付生活。退役之后,锅子落了几年的土终于从储藏室里拾起来。


锅中青色的虾头受热缓慢过渡成艳丽的红,虾黄慢慢从炸的酥脆的头渗进透明的油中,泛起一层淡淡的红色。趁着虾头泛黑之前捞出,韩文清侧身从桌子上拿起张新杰刚刚打好的蛋液。新鲜的鸡蛋呈现出一种纯粹的黄,碗沿还浮着些筷子搅拌时裹起的泡沫。


嘶啦——


蛋液裹进油里受热,摊成金色的薄饼,饼上冒着烟滚起几个气泡迅速膨胀破裂,蛋饼被锅铲熟练的打碎,变成金锭似的细细碎碎的颗粒。午后的阳光顺着厨房的窗子洒在台面上变成金色的光带。韩文清熟练的起锅,泛着粉色虾油的鸡蛋碎被整锅倒进阳光下透明的玻璃碗里。


等待鸡蛋冷却的时间,张新杰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铁罐子,罐子上并没有贴标签,而绿茶的清香已经顺着打开的盖子在空气中慢慢扩散。张新杰用手撵上两小撮分别放在两个透明的玻璃杯子里。


两人都不是特别懂茶的人,彼时年轻的时光总是忙忙碌碌的在不经意间画起一圈圈的年轮,算起来两人却也只是喝训练室茶水间的矿泉水,咖啡和罐装可乐多一些。这一小铁罐茶叶是当时韩文清退役,王杰希顺路托人带来的,是哪个挺有名的地方的新茶,韩文清当时并没有记住,收了放在柜子顶上,等两人再想起来已经过了小半年,也没人再在意这件事。 


水是刚刚张新杰刚睡醒的时候顺手烧的一小壶,这种天气在太阳底下放上一阵刚好不冷不热,水流散着点白色的雾气倒进杯子里发出悦耳的声音。小片翠绿的叶子在热水流中浮浮沉沉迅速舒展开,把水也染成清冽的淡淡绿色。


张新杰端起杯子放到韩文清手边的橱柜上,单层的厚玻璃杯子隔热不太好,张新杰放下杯子下意识皱了眉将手指放在耳朵上冰一冰。一边拍开那边放下刚刷的锅就要端起杯子的手。


小心烫。


TBC。    

 

 

 

 


评论 ( 8 )
热度 ( 48 )
 

© 釉蓝。 | Powered by LOFTER